前言:本文整理自 2020.12.22 電子報內容


嗨嗨,你這周好嗎?這是 2020 最後一封電子報了,很感謝你看到這裡!

如果明年初疫情狀況沒有失控,我會想舉辦個小小的線下活動與各位見面,詳情明年會再跟各位說明。

那我們就進入今年最後一份的電子報吧。


最近我開始深刻感受到:我們無法替未來的自己做決定。

承諾這件事情往往只存在當下,而無法保證未來。

承諾提供的是一個「方向」,但沒辦法保證我們會到達的地點。

為什麼會這樣?


我們無法替未來的自己決定

為何情侶間山盟海誓的諾言,說好要相愛一生一世,到後來會變質呢?

相愛當下都是真的,但未來的那個時刻,的確沒有愛了,也無法愛了,而這時候相愛已經不是「能夠選擇的選項」了。

那這些「能夠選擇的選項」,則跟當下個人的能力、條件、資源、環境有關聯。

一個沒有經濟能力的人,想要成家立業就不算是能選擇的選項;
一個爬五層樓梯都喘的不行的人,想要跑馬拉松就不算是個能選擇的選項;
一個雙方信任跟能量都被消耗完的關係,想要相愛也不是一個能繼續選擇的選項了。

蔡康永這個段落也闡述了這樣的概念:

///

15 歲覺得游泳難,放棄游泳,到 18 歲時遇到一個你喜歡的人約你去游泳,你只好說「我不會耶」。

18 歲覺得英文難,放棄英文,28 歲出現一個很棒但要會英文的工作,你只好說「我不會耶」。

///

當然我覺得上面的段子沒有到太嚴謹(阿你不會約游泳以外的事情哦!),但他很好的表達一個概念:未來的選項,是靠過去自己來累積的。

之前我跟朋友討論說,我覺得自己大概不想要小孩;不過後來我嚴肅的想想,或許 32 歲的我會想要、或許 35 歲的我會想要--我沒辦法寫下一個契約來禁止這件事情,也沒必要這麼做。

換句話說,我發現當下的自己,無法替未來的自己選擇,也沒有權利這樣做。


我們可以替未來的自己負責

如果我們不能替未來的自己做選擇,那我們可以做什麼呢?

相對的,我們可以替未來的自己「負責」,讓未來的自己有更多的選項。

從這個觀點出發,很多老一輩常強調的事情,都是為了讓自己的手牌更多。

好比學好英文、保養身體、多儲蓄、保持好人際關係,都是給未來更多的選擇權跟容錯率;很八股,但很實際。

像是在《大人學選擇》中,Bryan 強調職涯的選擇,在兩個差不多的選項中,應該選擇未來選項更多的那一個--我們應該讓自己路越換越寬,而不是越走路越窄。

讓自己未來的選擇更多,這就是努力的意義。


記得籌碼要堆在自己身上

「所謂自律,不是堅持作一些對自己好的事。而是做一些眼下讓自己不快樂的事,然後賭一把,堅信以後會快樂。」

我想你也是很自律、努力的人,不然應該不會訂一份這麼無聊的電子報(我開玩笑的啦)。

所以我想不需要提醒你要努力,你已經很努力了。

相對的,在這裡我想提醒你的是,不是所有努力都能替自己累積籌碼跟手牌--如果要吃苦,也要吃的划算。

在努力之餘,也別忘抬起頭,看看環境是不是仍舊如自己當初想像。

而年底就是思考這件事情的好時機。


請好好款待今年這麼努力的自己

///

我追索人心的深度,卻看到了人心的淺薄。
從前的那個我,如果來找現在的我,會得到很好的款待。
歲月不饒人,我亦未曾饒過歲月。
-- 木心 《雲雀叫了一整天》

///

2020 年到年底了,我最近也回顧了一下我 2020 到底做了什麼,列完後,心情還是有點激動,沒想到今年能達成這麼多事情。

然而這些事情,如果你不回顧,其實不知道自己到底走了多長的路、積了多少籌碼。

儘管以後也要繼續加油,但現在的我們,可以稍微停下來,回頭看一下今年這麼賣力的自己,說聲謝謝、說聲辛苦了。

不要只看到自己不足的地方,你還要看到自己做好的地方,並且好好感謝--這不是鄉愿,而是一種客觀。

記得今年好的,然後在明年去做可以更好的。

那麼今年的電子報就說到這了,感謝今年的相伴,希望你今年順利、明年快樂。

明年見。

2020.12.29
法蘭克

留下一個答复

請輸入你的評論!
請在這裡輸入你的名字